編者按:本文係依據發行日期有效之法規撰寫而成,日後法規如有修正,恕不更新本文內容。(最近更新日期:97125

 

竊佔實例探討(上)

◎耿淑穎律師90/04/23

案例

一、甲與乙共有土地一筆,甲未得乙之同意,在共有土地上全部予以耕作,甲是否成立竊佔罪?

二、甲與乙共有土地一筆,甲未得乙之同意,擅自在該共有土地上,全部建築鋼筋水泥之房屋使用居住,甲是否成立竊佔罪?

三、甲於八十年間建屋,不知逾界而佔用乙所有土地,嗣於八十二年間獲悉其建屋部分逾界而佔用乙所有之土地,惟甲並不拆除而仍佔用之,同年為乙所發現,甲是否成立竊佔罪?

四、甲、乙為兄弟,共同繼承土地一筆,應繼分各為二分之一,兩人並未訂立分管契約,甲未得乙同意,擅自在該共有土地二分之一上建屋,甲是否成立竊佔罪?

五、共有物之共有人,對尚未分割或分管之共有物未得他共有人之同意,超過應有部分而使用共有物是否構成竊佔罪?

六、甲為某大廈某戶之所有權人,甲未經該大廈之其他所有權人同意,擅自於大廈後面之公共空地,搭建雨棚,擺置塑膠綠色草坪,設置幼稚園教育設施供其所開設之幼稚園學童使用,試問甲之行為是否構成竊佔罪?

七、甲為求自己方便,將道路作為私人停車場,任意搭蓋「活動車庫」,停放自己車輛,甲是否構成竊佔罪?

八、四樓公寓之一樓住戶甲,未得其餘住戶同意,擅將通往一至四樓住戶共有之地下室(依使用執照之記載係供防空避難之用)樓梯口加裝鐵門上鎖,並由其一樓室內地板打洞,將樓梯通往地下室予以占有使用,並排除其他住戶之使用權,是否構成竊佔罪?

九、甲與建商訂立不動產預定買賣契約書,契約中約定屋頂平台,除架設天線設置公共設施外,全體住戶同意:由頂樓住戶依法令規定,並在不妨礙其他各層住戶共同使用部份及社區景觀情形下,作善良之維護管理與使用,其他住戶之契約中亦有相同之約定。某甲於房屋落成後,因居住空間不足,遂以存証信函通知同一建築物所有其他住戶欲加蓋之事實後,於頂樓加蓋鋼筋水泥之房屋,其他住戶之一某乙不同意甲之加蓋,則甲是否成立竊佔罪?

解析

一、本問題出現在六十五年間司法行政部函台灣高等法院,結論是採否定說,亦即甲不成立竊佔罪,理由係以:按「各共有人按其應有部分,對於共有物之全部,有使用收益之權」,民法第八百十八定有明文,亦即共有人之共有權係抽象的存在於共有物之全部,而非具體的存在於共有物之特定部分。甲未得乙之同意,擅自在該共有土地之全部耕作,僅係超越其權利範圍而使用收益之民事不當得利問題,應不構成竊佔罪。惟至七十三年間法務部檢察司,對於類似共有人未經其他共有人同意,擅自使用共有物之全部,已變更見解,認已構成竊佔罪(參問題二之解析)。法務部檢察司於八十二年間更明確表示:共有人應按其應有部分對於共有物之全部為使用收益,若非按其應有部分使用收益,且未得其他共有人同意,顯有不法利益,自應負竊佔罪責,該司前與此不同之見解,應予變更。

二、本問題結論是應成立竊佔罪。法務部檢察司研究意見係同意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暨所屬各級法院檢察署之討論意見,該討論意見認:依最高法院十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民刑庭總會決議,「一部分為他人所有者,亦以他人所有物論」,甲未得乙之同意,擅自在共有土地之全部(超過其應有部分)建築房屋居住使用,主觀上有為自己不法利益,應構成竊佔罪,並非僅生民事不當得利之問題。

三、本題依司法院第二廳研究意見採高等法院審核意見,認:竊佔罪是即成犯,甲建屋時並無不法利益,亦不知逾界,與竊佔罪之成立要件不符。至甲知悉後不拆除房屋,是拆屋還地之民事問題。

四、本問題與案例一、二不同在於,甲建屋範圍並未逾越其應有部分,即未逾越土地之二分之一,法務部檢察司在七十六年十月間就本問題表示之意見,是同意臺高處之研究意見,係認:甲不成立竊佔罪,本件僅係是否超越權利範圍而使用收益之民事不當得利問題,與竊佔他人不動產之犯罪構成要件不符。此外,高等法院八十七年上易字第五三八九號判決對於類似問題亦採相同見解,認:被告係在其繼承之建物,因徵收被拆除部分後,在原地砌磚造壁並予修補裝飾以利居住,在被告主觀上難認有圖為自己不法之意圖,在客觀上被告就該土地亦有權利存在,原使用面積亦未超過其曾祖之應有範圍,自難課以竊佔罪責。

五、本問題在七十六年十二月九日法務部檢察司函覆台高檢,結論是同意台高檢之研究意見,認各共有人之共有權是抽象存在共有物之全部,如無分割或分管約定之情形,縱令使用範圍超過其應有部分,亦屬是超越權利範圍而使用收益之民事問題,與竊佔罪之構成要件不符。惟該意見與該司在七十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函覆台高檢之意見不同,再該司於八十二年間明確表示之見解(參解析一後段),本問題答案,應認甲已成立竊佔罪。

六、依司法院第二廳七十七年十月間之法律見解,本問題甲應成立竊佔罪。理由係以:公共空地屬於大廈各所有人共有,各共有人之共有權係抽象存在於共有物之全部,並非具體的特定部分,因此共有人若未得全體共有人之同意,即擅自佔用,已具不法利益意圖,應構成竊佔罪。

七、本問題與之前不同者在於甲所搭蓋之車庫是活動的,並非如建築 房屋是固定的,此種活動車庫可隨時拆除,是否仍構成竊佔罪?法務部檢察司認甲仍成立竊佔罪。理由謂:某甲所蓋「活動車庫」如係持續性的固定在道路的某個位置,其應有將該部份道路用地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以圖不法利益,自應成立竊佔罪。

八、司法院刑事廳認:甲雖為地下室之共有人,惟其行為已使其他各樓層之住戶喪失對地下室防空避難設備之佔有及使用權能,其有為自己不法利益之意圖,委無容疑,應成立竊佔罪。

九、本案例是頂樓住戶與其他住戶間常生之爭執,在頂樓住戶之立場,認當初簽立買賣契約時,業經全體住戶同意,可使用屋頂平台,故方在通知其他住戶後加蓋,但此種情形,甲仍被認為成立竊佔罪,臺灣高等法院研究意見是認: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二項之竊佔罪固指在他人不知之間佔有他人之不動產,惟在他人知悉,然未予同意之情況下,仍應成立竊佔罪。此外,高等法院八十五年上易字第七六0一號判決亦持同一見解認:被告本諸租賃契約之法律關係,其固有使用租賃建物附屬公共地下室之權利,惟其使用,除須依公共地下室設置用途為合目的性之使用外,尚不可排除其他共權人對該地下室同為合目的性之支配權利行使。被告自八十二年九月間起,迄八十六年一月間止,將其所有營業器材、物品長期堆放該公共地下室,被告自承佔用面積達六十坪,且未經全體共有人之同意,則其顯係以將其營業器材、物品堆放該處之方式,將該地下室其中約六十坪之面積置於自己不法實力支配之下,而排除其餘權利人之使用權能...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二項之竊佔罪。高等法院判決之見解,更明確指出前開高等法院之研究案例未指出之點,因既然甲當初購屋時,已得其他住戶書面同意可使用屋頂平台,為何法院仍認成立竊佔罪?雖本案例二問題一為本於所有權之法律關係,一為本於租賃之法律關係,惟基本道理應係一致,即權利人本於某種法律關係,雖有使用建物公有部分權利,惟其使用,須依該公有部分為合目的性之使用,且進一步不得排除其他權利人對該公有部分為合目的性之支配權利行使,否則即成立竊佔罪。